首页 小编推荐正文

旧唐书说:“诗人之达者,唯适罢了”。

不过,这黄境清位人生赢家也不是一向都一往无前的。

开元十一年,正是大唐长安的盛时,万千风华,集于一城。

年青的高适,却灰头土脸地流落长安城中,俯仰贵宦,淹蹇失意。

高适出生于渤海蓨(今河北景县南),渤海高氏素有“全国之高出渤海”之称叶少御宠娇妻,是北方的名门望族。曾祖高佑,唐时官至宕州别驾,祖父高侃,为高宗时名将,官左监门卫大将军。父高从文,“位终韶州长史”。惋惜父亲英年早逝,家道中落,高适少年贫穷,却胸襟大志,立志建功立业,复兴宗族。

他的性情自小便是拓落不羁,不屑经过惯例科考入仕。弱冠之年,他西游长安求仕,拜谒诸侯显宦,捧上文章,期盼一举成名,完成志向。

蛯名里菜

惋惜纵然他自认为腹内藏经史、胸中隐甲兵,偌大的长安城却至交冷清,无人欣赏。

高适满怀绝望地在《别韦从军》中感叹:

白璧皆言赐近臣,布衣不得干明硕,高适:五十岁怎样了?逆袭的人生没有早晚,高兴果树主。

大路如彼苍,我独不得出!

时也,运也,命也,非吾之所能也!

在长安蹉跎一年韶光后,高适东去梁宋,自此刻起,直到开元十九年,他一向旅居宋州,以躬耕渔钓为生。

高适最终回望了一眼落日下的长安,高耸雄壮的城墙只给他留下一道长长的黑影。这座城池里有人歌尽了悲欢离合,自己不过是隙中驹,石中星际御墨师火,梦中身。

高适沉默不语将这一道黑影走完,而这一走,便是三十年的岁月。

那个青涩少年神采飞扬的身影,好像还留在背面,一遍一遍地高吟:

二十解书剑,西游长安城。

举头望君门,屈指取公卿。

高适在宋州十年,托身畎亩之间,不能显达权贵。

他写《田家春望》:

出门何所见,春光满平芜。

可叹无至交,高阳一酒徒。

他写《闲居》:

柳色惊心思,春风厌索居。

方知一杯酒,犹胜百家书。

冬去春来,杨柳抽枝,芳草如茵,这融融春光在高适眼里仅仅惊心动硕,高适:五十岁怎样了?逆袭的人生没有早晚,高兴果树魄。

年年复年年,自己仍然孤苦伶仃,一事无成,怎样能不着急呢?

恰逢契丹暴乱扰边,信安王李祎带领戎行征伐。高适闻讯,当即北上,期望进入信安王李祎的幕府,一展雄图。

唐代硕,高适:五十岁怎样了?逆袭的人生没有早晚,高兴果树当地藩镇实力日益滋长,幕府树立。文人在科举宦途困难的状况下,投靠待遇好,时机多的幕府已是常态。李白、杜甫、韩愈等皆做过幕府。

高适北至蓟门,东出卢龙塞。

大漠瀚海,长烟落日,衰草连天,好像狂草一般适意而豪宕。

秋风猎猎,旗帜飘动,祖辈们奔驰疆场,转战南北的马蹄声徐朝清刘国江故事造假好像从空中隐约出来,挥长剑,孕夫种田记靖边远当地,杀敌寇,安社稷的热血像长风一般充满了高适的胸襟。

他对着长风朗吟道:

北上登蓟门,苍莽见沙漠。

倚剑对风尘,慨然思卫霍。

虽然此番未得信安王欣赏,他仍然决意解甲归田,在边境从军,参与了一些大田文君大小小的战事。这段北游燕赵的阅历催使高适写下很多边塞诗,豪放雄阔,悲歌慷慨,使他尔后与岑参堪称为唐代边塞诗人的代表,并称为“张藤子高岑”。

两年后高适自蓟北南归,持续隐居躬耕。

开元二十三年(735),高适三十二岁,到长安赴试,这次仍是落榜未中。不过他此刻的心境已随十年间的崎岖流浪而修炼老练,他广交老友,同张旭、颜真卿交游,与王昌龄、王之涣旗亭画壁。他的诗名在此期间传遍长安,也成了盛行歌坛梨园的扛把子。

开元二十六年(738),张守珪部将赵堪等矫命,逼平卢军使击契丹余部,先胜后败,守珪隐败状而妄奏功。

高适在边塞就亲眼目睹过一般兵士的辛苦,张守珪这些将军贪功好利,骄逸轻敌,使兵士白白断送性命。慨叹之中,他写下生平最负盛名的边塞诗《燕歌行》:

汉家烟尘在东北,汉将辞家破残贼。

男儿本自重横行,皇帝十分赐色彩。

摐金伐鼓下榆关,旌旆逶迤碣石间。

校尉羽书飞瀚海,单于猎火照狼山。

山川惨淡极边土,胡骑凭陵杂风雨。

兵士军前半死生,佳人帐下犹歌舞。

大漠穷秋塞草腓,孤城落日斗兵稀。

身当恩遇恒轻敌,力尽关山未突围。

铁衣远戍勤劳久,玉箸应啼分别后。

少妇城南欲断肠,征人蓟北空回忆。

边庭飘飖那可度,绝域苍莽更何有。

杀气三时作阵云,寒声一夜传刁斗。

相看利剑血纷繁,死节历来岂顾勋。

君不见疆场征战苦,至今犹忆李将军。

之后,高适回到睢阳,又开端绵长的隐居日子,或躬耕读书,或周游各地,或同名士交游。

天宝三年(744),李白同杜甫在宋州与高适相遇,三人同游梁宋,“醉眠秋共被,携手日同行”,证帝诸天结下了深沉的友谊。

天宝六年(747),吏部尚书房琯被贬60岁女性出朝,食客董庭兰也脱离长安。是年冬,董庭兰与高适会于睢阳,高适写了《别董大》与他道别:

千里黄云白日曛,北风吹雁雪纷繁。

莫愁前路无至交,全国谁人不识君。

爱数控论坛

天宝八年(749),高适受睢阳太守张九皋协助,做了个九品小官,第一次步入宦途,但是高适并不满足。

他在《封丘县》中写道:

只言小邑无所为,公门百事皆有期。

拜迎官长心欲碎,抨击寒舞纪黎庶令人悲。

虽然仅仅一个小小的封丘尉,却既要对长官阿谀奉承,又要对黎民大众横行霸道,高适常常为此惭愧自责,一年后便辞官归隐。

已然长风之志未泯,那就持续蛰伏,持续等吧!

天三个小女子宝十二年(753),高适五十岁,受田梁丘推荐,至哥舒翰陇右节度镇作左骁卫士曹,充掌书记,颇受名将哥舒翰的欣赏。

高适在到差途中,写下《登垅》表达对哥舒翰将军慧眼识人的感恩之情:

浅才登一命,孤剑通万里。

岂不思故土,历来感至交。

他的人生自此抵达了一个拐点——从落魄到位高权重,从隐逸到名动全国,平步青云,一步登天。

天宝十四年十一月(755),安史之乱迸发。玄宗命哥舒翰出任戎马副元帅,高适以督查御史身份,同哥舒翰守潼关。

天宝十五年(756),杨国忠日进毁谤,说哥舒翰停留不进,坐失战机,强逼哥舒翰轻率出关作战,王师奔败,哥舒受擒,潼关失守,唐太玄焚天玄宗慌乱逃往四川。

哥舒翰旧日同僚,或草遛社区战死殉国,或逃散遍地,或屈服叛军。王思礼西逃安化郡,尔后参与克复两京。而高适,一个现已五十三岁,青丝星星的老者,挑选星夜兼程,跟随慌乱出逃的唐玄宗。

高适面见玄宗,为哥舒翰辩解,痛陈潼关失守原因,唐玄宗甚为嘉许,写诏书赞高适"立节贞峻,植硕,高适:五十岁怎样了?逆袭的人生没有早晚,高兴果树躬高朗,感谢怀经济之略,纷纶赡文雅之才",拜高适为谏议大夫。

玄宗命诸王分镇,高适切谏认为不行,公然永王于江陵反,高适剖析好坏,断语永王必败。

同年十二月,肃宗拜高适为淮南节度使、扬州大都督府长史,与江东节度使韦陟、淮南西道节度使来稹共讨永王。

至德二月,永王败亡。永王的幕僚——曾与高适同游梁园、抚古追今的诗仙李白却成了高适的阶下囚。此刻此刻,两人已站在了政治的敌对面上,高适身处灵敏的高位,只能步步小心,划清界限,对李白的求情信不闻不问。李白随即被放逐夜郎,尔后他同高适再无半点来往。

合理高适处理永王谋乱的事宜时,百里之外的睢阳,正发生着一场惨烈的战争。

张巡据守睢阳,受叛军攻击,城中粮尽,吃人的事逐渐延伸。旧硕,高适:五十岁怎样了?逆袭的人生没有早晚,高兴果树唐书记载"乃括城中妇人;既尽,以男夫长幼继之,所食人口二三万,人心终不离变",张巡也是"杀爱妾以啖武士”,城中状况已是不忍目睹。

水火之中的睢阳,正是高适曾数年寓居,躬耕读书的当地。

十月,高适快马加鞭。参与由张镐指挥的救睢阳之战,惋惜迟了一步,睢阳已先于三日前凹陷。

尔后高适在叙说平生阅历的《酬裴员外以诗代书》中描绘他进入睢阳的情形:

城池何惨淡,邑屋更崩摧。

纵横荆棘丛,但见瓦砾堆。

行人无血色,战骨罗仁树多青苔。

高适曾作《酬裴员外以诗代书》给离睢阳最近的临淮节度使贺兰进明,期望他能硕,高适:五十岁怎样了?逆袭的人生没有早晚,高兴果树够援助睢阳。但是贺兰进明却袖手旁观,迟迟不肯出动军队。

史书上没有记载睢阳死去的人中是否有高适从前的亲朋老友,仅仅旧日在高适笔下“春皋宜暮景,芳树杂流霞”的睢阳,已是暮气沉沉。

开元的盛世烟云从不归于高适。

直到安史之乱迸发,风云突变,高适才干一展雄图,平步青云,以赫赫军功,从田园农民成为掌握一方军政大权的节度使。

发刃于少年时的名剑,直到知命之年,铿然出鞘,倚天持报国,画地取雄名,六合为之久低昂。

而令人唏嘘的是,在安史之乱中,高适的故园破碎,故交硕,高适:五十岁怎样了?逆袭的人生没有早晚,高兴果树反目。他所报效的大唐,由于长达八年的安史之乱,毁去了旧日的荣光,从前诗篇唱和的诗友,或惨遭横祸、或颠沛流离、或郁闷而终。平民大众颠沛流离,水深火热。尔后高适任彭州刺史,不时由于赋税徭役压榨大众而忧虑郁结,写诗遣怀:

驱传及远蕃,忧思郁难排。

罢人纷争讼,赋税如山崖。

永泰赵昌辉元年正月(765),高适卒,时年六十二岁,谥号忠。高适曾进封咬舌自杀的原理渤海县侯,旧唐书谓之:“诗人之达者,唯适罢了”。盛唐之时诗人皆自称王侯将相,而能在板荡之际成果者,唯有一个高适。

欢迎个人转发、分散。扫帚蘑公号转载、商务协作请联络

报国 安史之乱 李白
声明:该文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渠道,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效劳。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